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洪荒古神 第三百四十九章 怒火震动荒岭

时间:2020-01-16 21:59:1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洪荒古神 第三百四十九章 怒火震动荒岭

风轻轻的吹过,秦家大院扬起一片尘土,

被斩,这一幕几乎是在所有人的大脑中炸开,令人一片空白,

秦家的人马几乎是懵了,原本以为自家老祖出现,会有扬眉吐气的一刻,却沒有想到是这个结果,刚刚出现,就被人给斩杀,

而且,行凶者还是一个看似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给人一种天方夜谭的感觉,

“怎么可能,我家老祖可是,不会如此轻易就死去,”有秦家人员不敢相信,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秦家老祖在剑气中一刀就被劈碎,已经毫无生机,

对于秦家而言,这个打击太大了,可是他们的底牌,却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今天,秦家必定要灭亡,为之前做出的事情所付出代价,”玄天指天大喝,意气风发,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神明在做宣判,

“臭小子,你先不要得意的太早,待会儿,有你痛苦的时候,”一个秦家族老站出來,冷笑连连,

玄天闻言,嘴角露出笑容,表示不屑,道:“你们秦家若是还有其他的底牌,就请提前亮出來,让我瞧瞧,否则,待会儿被灭族了,可就來不及了,”

周边,很多外來人员都竖起了耳朵偷听,打算先看看形势,

毕竟,秦家的老祖已经死去,这简直是的福音,剩下的秦家,已经沒有丝毫的可怕,留在这里也无大碍,

白狮王去而复返,再次落在了秦家大院内部,准备再次趁乱,捞一点好处,

病怏怏的白衣男子也是如此,他个逃跑,但是后來发现那股气息消失后,便再次回來,打算一探究竟,结果却得知死去,

他震惊无比,怎么也沒有想到一个,会败在这么一个小青牛手里,对玄天也不禁高看了几分,内心甚至还带有一丝警惕,

此外,一些其他家族的大人物也在这一刻赶來,只不过是沒有浮在表面上,均躲在了暗中,

毕竟,秦家大院这边动静这么大,就算是第四城中的一个小修士都可以感受到,更不要说那些强者了,

如今,很多人都在看秦家的笑话,打算看他们如何应对眼前这个青年,适当时刻,或许还可以从中捞取一点到处,秦家已死,无需再惧,

“哼,你这个小崽子休得意,要知道,当年和你要好的那个小女子,如今已经下嫁到我们秦家,”秦家族老高喝,声音阴狠,

玄天闻言,心中顿时一个疙瘩,是啊,七公主夏心怡还在秦家,

他当即四处张望,却并沒有发现夏心怡的半个影子,脸色不禁有些难看,秦家的宫殿已经尽数破坏,只剩下的一座,而夏心怡的影子却沒有丝毫的半个,

“那她的人呢,为何不带出來见我,”玄天喝问,内心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怎么,现在才知道心疼啊,是不是发现你的心上人不见了,”秦家族老大声笑,终于感觉出了一口‘恶气’,

一直到现在,他们都有一种被阴谋笼罩的感觉,整个秦家的基业,都已经被毁,

“她的人,现在再哪里,”玄天高喝,眼眸眯紧,目光恐怖,

“小畜生,现在你才知道要见人,杀了我们秦家那么多的儿郎,就是你的一百条命也不够赔,”秦家族老说道,一脸的怨恨,

“这只能怨你们秦家自己了,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玄天说道,眼眸发红,当初,刺豪与王洪等人,一道找上秦家要人时,却被对方无缘无故的展开杀戮,

外人的生命,在秦家眼里,似乎不值半分钱,

朋友的生命,在玄天眼里甚至比自己还重要,在比赛决斗时,秦家做的那些小动作他或许可以忍耐,就这样过去算了,但是兄弟的血仇不能忍,血的代价必须要用鲜血來偿还,

“小兔崽子,竟然还不知错,现在你的小女子可是在我秦家,待会儿可有你痛的了,”秦家族老冷笑,眼眶中满是邪恶,

“秦家做事,低调一些,尽管夏心怡已经下嫁到你们秦家,但是我依旧要管,她若是少了半根寒毛,我定饶不了你们,”玄天举掌发誓,双眸通红,一股绝强的气势爆发,令地面凹下去了一大块区域,

他生平恨的,就是被人给威胁,不是君子所为,

“小畜生,你已经和我们秦家结下那么大的怨子,这事沒得善,”秦家老人吼喝,眼睛里喷火,恨透了玄天,

“那么,先让我看她的人,”玄天说道,内心的那股不祥感,越來越深,

“好,既然你这么执意要看,我就满足你的愿望,”这次,是秦家的那位祖叔开口,脸色同样带有邪恶笑容,

那边,秦家已经派人去的宫殿,去拿东西,,带出來了一个大盒子,类似棺木,

“好吧,给你看吧,你的心上人,就在里面,”秦家祖叔说道,示意秦家族人打开,双目盯着玄天的脸庞,很在意他的表情,

当盒子打开的那一刻,玄天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阴森的好似古树林里的阴影,而另一边,秦家人员却疯狂大笑,看见玄天痛苦,他们似乎十分痛快,

那么盒子里面的到底是什么,令玄天会如此的在意,

那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不,确切的说是一具干枯的骸骨,头发已经发黄,全身毫无生机,肉已经干瘪的贴在了骨骼之上,从体型上看是一个女子,模样很惨,

玄天的心,瞬间冰冷到了极点,内心的第六感告诉他,这具尸体就是曾经欢快的少女,华光帝国的七公主,,夏心怡,

可是,如今她已经死去,只剩下一具冰冷的尸体,意外的笑容不再留有脸庞,那洁白的肌肤,而今变得风干与蜡黄,不堪入目,

“可恶,”玄天一声怒红,绝强的气势爆发,周边犹如刮起了一阵风暴,有很多生灵被直接震飞,

他的头发已经根根倒立,眼眶中喷着火焰,像是一个‘魔’,

“哗啦,”

玄天的脚下,地面开始破碎,抵挡不了这般强大的气势,出现了一条裂缝,而后越來越大,深不见底,

很多外來人员疯狂后退,不敢再留在附近,玄天这个样子太吓人了,任何人都可以看出,这个少年已经爆发,像是一口吐着火焰的活火山,

白龟被吓了一跳,两腿直哆嗦,从來沒有看见过玄天会发如此大火,整个人都快燃烧起來了,

“臭小子,你要冷静,先确认一下,这具尸体到底是不是你要找的人,”白龟大叫,这时候使出全力,挪移方位,将一个秦家的核心弟子抓在手心,而后抛向玄天,

玄天虽然怒火滔天,但也沒有完全失去理智,他会意,将这个秦家的核心弟子抓在手心,而后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探查这个少年的记忆,并且仗着对方实力弱小,很容易就进入了对方脑海之中,

结果在里面,他见到了一幕幕令人心碎的画面,

七公主被逼迫,下嫁到秦家后,并沒有得到良好的待遇,而是被人关进了一个封闭的牢笼中,全身被锁,只留下一个脸盆大的小窗口,与外界连同,

这是非人的待遇,就连猪狗也不如,

从少年的记忆中,玄天也知道了秦家的一个惊天大密,原來迎娶夏心怡,早就是秦家计划好的,目的就是为了用夏心怡的灵木之体,來复活秦家的一位绝世先祖,

“原來如此,吸收了夏心怡的生之气,來救活一个早已死去的死人,”玄天自语,身体气的发颤,

“小兔崽子,快放下你手中之人,既然已经知道我们秦家的先祖快要复活,还敢如此嚣张,”秦家人员大喝,底气十足,

“秦家这样做,就不怕遭报应吗,”玄天仰天发问,眼角不禁流下泪水,心很痛,

从少年的记忆中,他似乎看到了夏心怡临死之时,那种无助的眼神,以及被关在牢笼之中,那一遍遍的呼唤,

或许,沒有这个少年,他还不知道,夏心怡在被关押期间,曾不断的念叨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充满了依恋,

“小王八羔子,快乖乖投降,先祖即将醒來,到时候你难逃一死,”秦家宗老高喝,

周边的外來人员,此刻已经慌了神,秦家还有更强者,这也太可怕了,

绝大部分,尤其是那些之前对秦家动手的外來者,已经心生退意,否则待会儿可能会将自己的命留下,

“原來如此,刚才那个宫殿里,听到的那个心跳声,以及诵经声,原來是秦家先祖沉睡醒來的预兆,”白龟说道,看向玄天,只觉得这个少年更加的发狂,

“先祖复活,那又如何,”玄天大吼,震荡天际,

从少年的记忆中,他知道,秦家的先祖,乃是两千年前,这片天地的绝世高手,号称天下人,

玄天的眼眶中,弥漫着杀气,好似一把把匕首在飞舞,相互交错,

“即便是仙,我也要杀,”玄天沉吟,头发如一条条魔蛇在飞舞,他取出了一个盒子,拿在手中,

“这小子是准备干嘛,”白龟咋舌,而后瞪大了眼睛,仿佛要爆出,又道:“难道是……疯了,这小子完全是疯了,”

正如白龟预料的那般,玄天取出而后激发的东西,正是自万年古城中,获得的‘道家本源’,

这都是一些强者,不甘寂寞死去,而在死前将自己的功力留下,赠送给有缘人,

原本,躺在玄天盒子内的‘道家本源’是一具骸骨,而今被玄天激发后,骸骨似乎‘复活’,自盒子中爬起,神出鬼沒的來到了玄天身后,一对骨手搭在了玄天的肩膀之上,

下一刻,浩大的光芒闪烁,骸骨全身散发着金光,朝着玄天的身体涌入,

与此同时,骸骨的后方,出现了一个白胡子道人的身影,这是异象,乃是骸骨生前的模样,在这一刻显现出來,

玄天的气息一下子膨胀,从凝镜期一下子提升到了霸主境界,紧接着又从霸主境界蹿升到岭主的实力,并且,这还沒有停止,实力依旧在上升,

玄天的体内,金光澎湃,血液中都充满了力量,在喷涌,似乎一头头魔在嘶吼,在不停的咆哮,

就外表而言,玄天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到达之后,又出现了一丝丝的皇气,且还在增多,

终,直到玄天的身上,出现了一丝仙光,骸骨才停止了输送,似乎使命已经完成,在风中化为点点粉末,消散了,

这一刻的玄天,通体金光环绕,像是天仙下凡,耀眼的令人无法直视,

“啊……”

他仰天咆哮,整个天际似乎都被金光燃烧,一片灿烂,

音波滚滚,震荡天际的同时,也轰动了大地,整个荒岭,数亿万里的土地,都在玄天的这一吼之中,摇晃个不停,

略钢医院预约挂号
邱县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广西哪家妇科医院好
淄博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