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百味太虚幻境之宝黛巧语戏尘缘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3:49:0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日金秋夜半,秋虫齐鸣,凉夜伴孤灯,好不凄凉。酣声未觉,只见甄士隐托空空道人,将一呆头和尚推至太虚幻境中。蓦然一幕间,呆头和尚定神瞧见警幻仙子打南门路过,缥缈如纱,浮动若云。  警幻仙子交与一小册子,题名为“宝黛巧语戏尘缘”。呆头和尚这会子不知其中所云何事,随形大阅一番,细细斟酌考究。警幻仙子叹道:“世间万事皆有因,戏里戏外同一梦;红尘自有红尘事,莫笑凡尘俗人痴。”呆头和尚见警幻仙子振振有词,正当上前询问,不料被警幻仙子猛然推至那烟波浩渺处。  呆头和尚一机灵,竟然从无止坠落中惊醒。再回首,他不免察觉体下粘湿湿一片,自知梦中遗精,非同小可……  话说黛玉这会子锁起门,去宝钗书绘雅舍小聚。世间女子同是一处,少不得念叨几句儿女情长,私家碎事,久而久之,竟促成宝黛从此交好。黛玉半生幽僻孤高,这会子同宝钗说到一处,私下以知音称是。  宝钗到是与黛玉投缘,又是沪县人来此淘浆糊的女子,固然有少许不同,跑江湖机率宽泛。黛玉这会子站住脚要走,不曾想屁股多染几点鲜红血迹,黛玉再垂头细观,床单竟也多着一朵红艳艳的大花花。  宝钗眼尖手快,麻利地撤掉单子,便往盆里一送,泼几瓢水。黛玉这会子羞臊难当,很是过意不去,一面致歉,一面解释。宝钗突然巧笑道:“好妹妹,别说了好不啦?女子每月都得麻烦几日,这事谁都晓得的啦,有什么害臊的!喏,妹妹今儿又是点头哈腰的,又是赔礼道歉的,明儿吾要是灌多了马尿,吐了侬家,还让吾跪地求饶不成?”宝钗说笑间,就已把单子上的经血洗去一半。“喏,吾上月还剩下几个东东,侬不嫌弃先用着,等回去了再换掉。”黛玉瞧见宝钗原本没嫌晦气,倒是感动得不知如何称好。  这等女儿家的私事本不该与宝玉听的,怪宝钗真真的好收拢住黛玉真真的心,真真的情自从天上来,真真地切中黛玉真真的要害。宝玉瞧见黛玉如此信服宝钗,就此事打探道:“好妹妹,她若是那样好,我倒不嫌烦了,到时候大家好再一块,准不闷着了。与妹妹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说道说道,宝钗今儿有多大,她丈夫再哪里就职?”  黛玉原是枕在宝玉腿上的,这会子听罢,一张赛似粉桃的脸立即拉下,心有不悦地坐直宝玉对面,凤眼圆睁,怒目生威。“我和宝姐姐好,和你有什么相干,这事有你问的份嘛?她的夫婿怎么着是她家的事,你花心思探听人家,何苦来着?明儿我就去替你问问,倘若愿意,大家见见,好了却你牵肠挂肚的心了!”黛玉嗔怪几句,与宝玉拉开距离,在一旁频频地怄起气来。  宝玉一听,可不得了了,得罪别人是小,要是惹恼了妹妹,心上这块擦不去的心病怕是好不了了。开初与黛玉相见,多为妹妹高洁脱俗的脾性所染,日久生情,凭是谁,都不如妹妹知心知腹。我心换你心,始知相忆深。宝玉真真地与妹妹疼在一块,恋在一处的冤家。“她是她,妹妹是妹妹,浑在一块说是什么道理?我只是逗一逗你,你就认真,哪天要是不好了,我出家做了老和尚,你准偷着乐了!”  黛玉瞥他一眼,翘起嘴角扑哧一笑,便冷下面色道:“要是真真有那么个结局倒好了,世上就少了一个生事的风流鬼!”话音落下,宝玉猛地掐住黛玉精巧玉指,黛玉顺势歪倒。宁愿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黛玉软软如藤的玉臂缠住宝玉,竟热贴出一个如胶似漆的剪影……  宝钗近日瞧见黛玉双眸含春,面若桃花,形近婀娜,准逢上不可名状的好事。她这会子为黛玉沏一杯热茶,不紧不慢地打趣她。“喏,吾的傻妹妹,今儿见了,和别的什么人不一样了啦,一会儿疯,一会儿痴,一会儿喜,一会儿愁的,难不成是什么缠人的事,让妹妹这般喜怒无常。要不,给吾这个局外人讲讲好不啦?”  黛玉羞得脸“唰”地更红,这会子斯文扫地,在一旁又是追打宝钗,又是悲从心中来。“姐姐还说是局外人?我把你所有的好全盘托出,那个呆子的劣根没剃干净,好奇心一上来,谁都拦不住!痞子无赖、呆头和尚,不长记性的冤家仇人!”听得宝钗笑作一团,光指着黛玉,说不出话。黛玉自知失却礼数,一时半会儿圆不好流露出一股酸气,只容宝钗拣个笑柄拿来取笑。  宝钗收拢嘴,轻瞥她一眼,笑吟吟道:“听听,痞子无赖全有了啦!侬的宝玉难不成长了三头六臂,不然准不能让妹妹放也不是,留也不是;打他不是,骂他也不是。喏,不如让吾替侬参谋参谋,好不啦?”  “只怕是宝姐姐日后放也不是,留也不是,打他不是,骂他也不是……”黛玉故作取笑,私下顿生一股不言而喻的沮丧。她应承的话显然不够诚心,嘴上却大方着。她回想那日与宝玉的对白,只怕总有那一日,一个好奇的约定究竟成现实。  宝钗又道:“不瞒妹妹,吾也是满腹的苦水倒不出的啦!”黛玉诧异地端望她,不便插话断她的思路。宝钗接下又道:“那年闯来淘浆糊之后,做起清水衙门里的先生,第二年,意外结识市舶司衙门中执行舶货的禁令官。那一次遇见,此后来往倒也融洽。侬也是晓得吾的,有亲家的女子淘浆糊,必然与异性往来,吾想避开俗世,当是再简单不过的长兄小弟待着。可偏逢上个不知轻重的多情种,冒然搅扰,令吾日后不得不惦记伊。吾好歹是衙门里的先生,怎么着也要留意外人的耳目,侬说对不啦?”听得黛玉一时糊涂,一时明白。宝钗温婉辗转的谈吐,令黛玉叹服,居然把男女之事包藏得如此精雅。宝钗心上的病吐出一半,却留一半。她刚好瞧见窗外葱绿的柳条婀娜摇曳,突然问:“反正妹妹也闲着没处去,不如约了宝玉,一块热闹热闹,好不啦?”黛玉自知不情愿,但也不好回绝,怕是被她指这鼻尖说自个小气。  一阵说笑的工夫,宝黛二人在“米籣西苑”入座,行前已约好宝玉前来品茶。黛玉曾问过宝玉,是否要再叫上几位兄长一起分享?宝玉却笑吟吟道:“不好,俩女子对一男子,不是更好吗?”黛玉当下心神不宁,听则如打碎五味瓶一般不舒服。黛玉将不悦之色隐于眼帘下,与宝钗仍然说笑。  新开张的“米籣西苑”别有洞天。黛玉的眸子越过玲珑有致的屏风一侧,见宝玉从通幽处姗姗而来,并用手做一次漂亮的军礼,此书生气的宝玉略带纨绔风度,好不潇洒。黛玉顿生几分忧虑,平日里与宝玉交好数年,没像今儿如此刻意亮相的。黛玉气恼的不是宝玉的举止,而恰恰是他这个人的变化。  宝钗对宝玉似乎一见如故,十分惬意。宝玉唤来侍者,为宝钗端来一杯果肉奶茶和一盘水果沙拉,并与宝钗热聊行内那些事。黛玉被冷落一旁,无法插话,只好呆呆傻傻地看着。宝玉本是一介习文的书生,平日里有似囊中羞涩,别说是对家人有几分紧缺,就是对黛玉也不过如此,如今见了宝钗到也慷慨解囊,这难免不勾起黛玉伤感。黛玉想:“宝玉有习文的嗜好,而宝钗恰是清水衙门里的绘画先生,俩人怎谈得如此投机?”  只听,宝玉对宝钗道:“你瞧瞧,我与黛玉一道习文作书,几年过来,没人不晓得我宝玉!”  宝钗眼神灵活,就此随声道:“吾久仰先生的大名,得知先生在行内值得钦佩的大家,堪称是一代名家。一旦空闲,向侬讨教一番好不啦?”  宝玉风趣道:“为何早不认识?你是遇对人了!”  黛玉一听,怄气道:“宝姐姐,只怕和宝玉相处的日子长了,难免不会生出什么来的,宝姐姐可要当心呀?”  宝钗故意道:“好妹妹,别说是生不出什么来,就是往后都恼了,也怨不着吾的。吾是旁观者清,侬是当事者迷,侬可要好生握住那块玉啊,否则不小心,这块美玉便不翼而飞了啦!”说完,她噗嗤一笑。  黛玉嗔怪道:“好姐姐,你长我一岁,什么事比常人看得透,说说这块美玉是否可靠?”  宝钗只笑不答,在一旁轻轻瞥一眼宝玉的神色。宝玉这会子斜靠一旁,不知又发什么呆。宝玉心想:“既然天上掉下一个黛玉妹妹,为何又与宝钗相见,莫非真有‘金玉良缘’之说?这个宝钗果然有不同之处,虽称不上天生丽质,但与绝俗的黛玉媲美,倒有几分优雅之气,瞧上去越发的可爱!”  黛玉见宝玉依然向宝钗观望,便打岔道:“宝玉,昨个送你一篇旧时作的文,你瞧过没有?”  宝玉一面瞧着宝钗,一面言不由衷道:“好妹妹,你再细细观摩几回吧,你如今不懂得做学问,好生读书是正事,别理那些与你没干系的事了。”听得黛玉耳根发烫,难堪至极,险些落下泪。黛玉泛起两点泪光,坐于宝玉一旁如坐针毡一样难受。宝玉对宝钗十分殷勤,又道:“难得来‘米籣西苑’小聚,不如再来些茶点,你看还得意什么,我叫侍者来?”  宝钗摆摆手,无需麻烦就是了。黛玉这会子主动起身,为他俩沏满热茶,宝钗反而起身,说是时候不早了,该回了……  一日午后,黛玉私下当宝玉的面哭哭啼啼,意思是怨宝玉偏了宝钗,冷落了她。宝玉一时性急,解释不通反而越发焦躁。“好妹妹,我晓得你俩私下称得上好姐妹,那是头一次见,把她照料好了,就是对你好不是?再说,我俩好的已不止一年半载了,知心知腹的知己是有的,你挑我这些,难不成是故意往外推我嘛?你俩好是好,我私下也当她是我的人了,你怎么好说我偏了她?”  黛玉鞭挞他道:“你倒是拿自己不当外人,谁是你知己了,谁是你的人?你到给我说说,我知你什么,我懂得你什么来着了?”  宝玉实在哄不过,随她使性子就是了。“随你怎么说,以后我不与她来往,也用不着去那鬼地方吃什么奶,品什么茶。我发了誓,你该得意了吧?”  黛玉假装不依不饶,但私下已消了气。“那鬼地方碍着你什么事了?你当我不晓得,是你的心有问题,别拿那鬼地方做幌子混过去。”宝玉自知黛玉的小性子难缠,不解释也罢,免得生分了不好。任她怎么责怪,他干脆闭嘴不吭声。  俩冤家正闹得不可开交,一方同僚约宝玉和黛玉在外吃酒。黛玉晓得一女子单独外出,难不成会惹人闲话,于途中约出宝钗一同前往。黛玉留意那龙飞凤舞的牌匾,“翰林香园”是当下得势的官家所设,这官家又常与文人墨客来往甚密,难不成是借仕途的势利,收刮民财。黛玉原本就愤世嫉俗,这会子讥讽地冷笑一声,便挽住宝钗,与宝玉同往。  三人见雅舍内已做满同僚,只剩三把交椅留与宝玉三人。宝玉自然深受同僚钦佩的上宾,几张热脸贴去,巴不得沾上宝玉的光。再说宝钗平日里,早与他们混得烂熟,这会子与宝玉一同被抬举得高高在上,倒显得黛玉没了人气,恰恰又被冷落着。黛玉也不大关注俗人俗套,一双灵慧的眸子尾随侍者进进出出,眼波也着实去了大厅。茶色柔质落地窗幔形似几朵浮云,弧一样地浮在各处玻璃窗前,把个厅内有钱人,以及那些堪称官宦名流得意的气儿围拢一团,形似厚重且奢华的龙腾图,好不气派。厅的左侧是吧台,右侧一角设有葱绿红花,小桥流水,木质围栏呈示古文化的品茗。越过几盆观音竹与非洲茉莉,有几步之遥的距离,便可赏到游鱼戏水,水声潺潺,令人悠然自得。黛玉想必是已“暗香疏影”来点染无限风光。黛玉闲散地收回视线,眼前瞧见如同骷髅脸的同僚们,各个虚张声势,令她顿时生厌。她时下又后悔了,不如不来的好些。  宝钗倒是不留意所谓的龙图腾之类,观景不如观人更实际些。黛玉侧目静观,那自称有名的画匠到是长一只撩人的鹰勾鼻,在一旁堂而皇之地恭维宝钗。宝钗书画明是初学水准,硬表她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黛玉听不惯,瞧他愈发地伪好人起来。那人不如意的相貌难不成是自然灾害所致,谁摊上谁倒霉,可要是一旦学了和珅之败类,怕是需要赈灾了。黛玉别说是捧谁了,就是发表观点,她都懒得梳理这些见风使舵的同僚。她一面静观其变,一面讥笑。  难不成是几把风扇大开着,宝钗已被吹得飘飘欲仙,不想感冒也差不离了。“艺技不是磨洋工,也不许困扁头,想热大头昏是不可立足的,对不啦?艺术是人类内心美的一个点,是难以控制也难以讲出的物件,这种物件是灵魂,是生长在人类骨髓的物件。一经被挖掘,释放的东西令人超然物外,伊说对不啦?”宝钗特有的沪县口音,让同僚愈发地欢喜。  鹰钩鼻画匠道:“所言极是,宝钗可谓是当今才女,能歌善舞,能书能画,无一不通,无一不晓,又是衙门里的女先生,往后难不成是一介名匠。宝钗,今儿要痛痛快快地吃酒。”当下便为宝钗斟满一杯酒。宝钗说是说,做是做,每有人劝酒,她着实是把握分寸,不吃就是不吃,谁劝也没折。怪宝钗隐藏太深,众人纷纷来劝,也试探不出宝钗的酒量。鹰钩鼻又劝道:“在座都是同僚,妹妹光说不练,反到不实诚了。难得同僚小聚,吃一点酒醉一回无妨。”  宝钗仍然收骨头,起花头。“黛玉妹妹是晓得侬的,侬真是不能吃酒的啦!”众人不依她推三阻四的不吃酒,干脆要她不吃不行。宝钗自知牵丝扳藤也躲不过,只好牵强道:“侬吃酒也是半吊子,不吃则罢,一吃就晕。同僚今儿不放侬的,不如叫妹妹来陪,伊看好不啦?”众人把眼光投到黛玉手上的酒杯。 共 983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龟头炎
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特发性癫痫治疗指南

猜你喜欢

野马4 处事艰辛 日曦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家居优品 开发微信小程序软件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