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百味太虚幻境之宝黛巧语戏尘缘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3:49:0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日金秋夜半,秋虫齐鸣,凉夜伴孤灯,好不凄凉。酣声未觉,只见甄士隐托空空道人,将一呆头和尚推至太虚幻境中。蓦然一幕间,呆头和尚定神瞧见警幻仙子打南门路过,缥缈如纱,浮动若云。  警幻仙子交与一小册子,题名为“宝黛巧语戏尘缘”。呆头和尚这会子不知其中所云何事,随形大阅一番,细细斟酌考究。警幻仙子叹道:“世间万事皆有因,戏里戏外同一梦;红尘自有红尘事,莫笑凡尘俗人痴。”呆头和尚见警幻仙子振振有词,正当上前询问,不料被警幻仙子猛然推至那烟波浩渺处。  呆头和尚一机灵,竟然从无止坠落中惊醒。再回首,他不免察觉体下粘湿湿一片,自知梦中遗精,非同小可……  话说黛玉这会子锁起门,去宝钗书绘雅舍小聚。世间女子同是一处,少不得念叨几句儿女情长,私家碎事,久而久之,竟促成宝黛从此交好。黛玉半生幽僻孤高,这会子同宝钗说到一处,私下以知音称是。  宝钗到是与黛玉投缘,又是沪县人来此淘浆糊的女子,固然有少许不同,跑江湖机率宽泛。黛玉这会子站住脚要走,不曾想屁股多染几点鲜红血迹,黛玉再垂头细观,床单竟也多着一朵红艳艳的大花花。  宝钗眼尖手快,麻利地撤掉单子,便往盆里一送,泼几瓢水。黛玉这会子羞臊难当,很是过意不去,一面致歉,一面解释。宝钗突然巧笑道:“好妹妹,别说了好不啦?女子每月都得麻烦几日,这事谁都晓得的啦,有什么害臊的!喏,妹妹今儿又是点头哈腰的,又是赔礼道歉的,明儿吾要是灌多了马尿,吐了侬家,还让吾跪地求饶不成?”宝钗说笑间,就已把单子上的经血洗去一半。“喏,吾上月还剩下几个东东,侬不嫌弃先用着,等回去了再换掉。”黛玉瞧见宝钗原本没嫌晦气,倒是感动得不知如何称好。  这等女儿家的私事本不该与宝玉听的,怪宝钗真真的好收拢住黛玉真真的心,真真的情自从天上来,真真地切中黛玉真真的要害。宝玉瞧见黛玉如此信服宝钗,就此事打探道:“好妹妹,她若是那样好,我倒不嫌烦了,到时候大家好再一块,准不闷着了。与妹妹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说道说道,宝钗今儿有多大,她丈夫再哪里就职?”  黛玉原是枕在宝玉腿上的,这会子听罢,一张赛似粉桃的脸立即拉下,心有不悦地坐直宝玉对面,凤眼圆睁,怒目生威。“我和宝姐姐好,和你有什么相干,这事有你问的份嘛?她的夫婿怎么着是她家的事,你花心思探听人家,何苦来着?明儿我就去替你问问,倘若愿意,大家见见,好了却你牵肠挂肚的心了!”黛玉嗔怪几句,与宝玉拉开距离,在一旁频频地怄起气来。  宝玉一听,可不得了了,得罪别人是小,要是惹恼了妹妹,心上这块擦不去的心病怕是好不了了。开初与黛玉相见,多为妹妹高洁脱俗的脾性所染,日久生情,凭是谁,都不如妹妹知心知腹。我心换你心,始知相忆深。宝玉真真地与妹妹疼在一块,恋在一处的冤家。“她是她,妹妹是妹妹,浑在一块说是什么道理?我只是逗一逗你,你就认真,哪天要是不好了,我出家做了老和尚,你准偷着乐了!”  黛玉瞥他一眼,翘起嘴角扑哧一笑,便冷下面色道:“要是真真有那么个结局倒好了,世上就少了一个生事的风流鬼!”话音落下,宝玉猛地掐住黛玉精巧玉指,黛玉顺势歪倒。宁愿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黛玉软软如藤的玉臂缠住宝玉,竟热贴出一个如胶似漆的剪影……  宝钗近日瞧见黛玉双眸含春,面若桃花,形近婀娜,准逢上不可名状的好事。她这会子为黛玉沏一杯热茶,不紧不慢地打趣她。“喏,吾的傻妹妹,今儿见了,和别的什么人不一样了啦,一会儿疯,一会儿痴,一会儿喜,一会儿愁的,难不成是什么缠人的事,让妹妹这般喜怒无常。要不,给吾这个局外人讲讲好不啦?”  黛玉羞得脸“唰”地更红,这会子斯文扫地,在一旁又是追打宝钗,又是悲从心中来。“姐姐还说是局外人?我把你所有的好全盘托出,那个呆子的劣根没剃干净,好奇心一上来,谁都拦不住!痞子无赖、呆头和尚,不长记性的冤家仇人!”听得宝钗笑作一团,光指着黛玉,说不出话。黛玉自知失却礼数,一时半会儿圆不好流露出一股酸气,只容宝钗拣个笑柄拿来取笑。  宝钗收拢嘴,轻瞥她一眼,笑吟吟道:“听听,痞子无赖全有了啦!侬的宝玉难不成长了三头六臂,不然准不能让妹妹放也不是,留也不是;打他不是,骂他也不是。喏,不如让吾替侬参谋参谋,好不啦?”  “只怕是宝姐姐日后放也不是,留也不是,打他不是,骂他也不是……”黛玉故作取笑,私下顿生一股不言而喻的沮丧。她应承的话显然不够诚心,嘴上却大方着。她回想那日与宝玉的对白,只怕总有那一日,一个好奇的约定究竟成现实。  宝钗又道:“不瞒妹妹,吾也是满腹的苦水倒不出的啦!”黛玉诧异地端望她,不便插话断她的思路。宝钗接下又道:“那年闯来淘浆糊之后,做起清水衙门里的先生,第二年,意外结识市舶司衙门中执行舶货的禁令官。那一次遇见,此后来往倒也融洽。侬也是晓得吾的,有亲家的女子淘浆糊,必然与异性往来,吾想避开俗世,当是再简单不过的长兄小弟待着。可偏逢上个不知轻重的多情种,冒然搅扰,令吾日后不得不惦记伊。吾好歹是衙门里的先生,怎么着也要留意外人的耳目,侬说对不啦?”听得黛玉一时糊涂,一时明白。宝钗温婉辗转的谈吐,令黛玉叹服,居然把男女之事包藏得如此精雅。宝钗心上的病吐出一半,却留一半。她刚好瞧见窗外葱绿的柳条婀娜摇曳,突然问:“反正妹妹也闲着没处去,不如约了宝玉,一块热闹热闹,好不啦?”黛玉自知不情愿,但也不好回绝,怕是被她指这鼻尖说自个小气。  一阵说笑的工夫,宝黛二人在“米籣西苑”入座,行前已约好宝玉前来品茶。黛玉曾问过宝玉,是否要再叫上几位兄长一起分享?宝玉却笑吟吟道:“不好,俩女子对一男子,不是更好吗?”黛玉当下心神不宁,听则如打碎五味瓶一般不舒服。黛玉将不悦之色隐于眼帘下,与宝钗仍然说笑。  新开张的“米籣西苑”别有洞天。黛玉的眸子越过玲珑有致的屏风一侧,见宝玉从通幽处姗姗而来,并用手做一次漂亮的军礼,此书生气的宝玉略带纨绔风度,好不潇洒。黛玉顿生几分忧虑,平日里与宝玉交好数年,没像今儿如此刻意亮相的。黛玉气恼的不是宝玉的举止,而恰恰是他这个人的变化。  宝钗对宝玉似乎一见如故,十分惬意。宝玉唤来侍者,为宝钗端来一杯果肉奶茶和一盘水果沙拉,并与宝钗热聊行内那些事。黛玉被冷落一旁,无法插话,只好呆呆傻傻地看着。宝玉本是一介习文的书生,平日里有似囊中羞涩,别说是对家人有几分紧缺,就是对黛玉也不过如此,如今见了宝钗到也慷慨解囊,这难免不勾起黛玉伤感。黛玉想:“宝玉有习文的嗜好,而宝钗恰是清水衙门里的绘画先生,俩人怎谈得如此投机?”  只听,宝玉对宝钗道:“你瞧瞧,我与黛玉一道习文作书,几年过来,没人不晓得我宝玉!”  宝钗眼神灵活,就此随声道:“吾久仰先生的大名,得知先生在行内值得钦佩的大家,堪称是一代名家。一旦空闲,向侬讨教一番好不啦?”  宝玉风趣道:“为何早不认识?你是遇对人了!”  黛玉一听,怄气道:“宝姐姐,只怕和宝玉相处的日子长了,难免不会生出什么来的,宝姐姐可要当心呀?”  宝钗故意道:“好妹妹,别说是生不出什么来,就是往后都恼了,也怨不着吾的。吾是旁观者清,侬是当事者迷,侬可要好生握住那块玉啊,否则不小心,这块美玉便不翼而飞了啦!”说完,她噗嗤一笑。  黛玉嗔怪道:“好姐姐,你长我一岁,什么事比常人看得透,说说这块美玉是否可靠?”  宝钗只笑不答,在一旁轻轻瞥一眼宝玉的神色。宝玉这会子斜靠一旁,不知又发什么呆。宝玉心想:“既然天上掉下一个黛玉妹妹,为何又与宝钗相见,莫非真有‘金玉良缘’之说?这个宝钗果然有不同之处,虽称不上天生丽质,但与绝俗的黛玉媲美,倒有几分优雅之气,瞧上去越发的可爱!”  黛玉见宝玉依然向宝钗观望,便打岔道:“宝玉,昨个送你一篇旧时作的文,你瞧过没有?”  宝玉一面瞧着宝钗,一面言不由衷道:“好妹妹,你再细细观摩几回吧,你如今不懂得做学问,好生读书是正事,别理那些与你没干系的事了。”听得黛玉耳根发烫,难堪至极,险些落下泪。黛玉泛起两点泪光,坐于宝玉一旁如坐针毡一样难受。宝玉对宝钗十分殷勤,又道:“难得来‘米籣西苑’小聚,不如再来些茶点,你看还得意什么,我叫侍者来?”  宝钗摆摆手,无需麻烦就是了。黛玉这会子主动起身,为他俩沏满热茶,宝钗反而起身,说是时候不早了,该回了……  一日午后,黛玉私下当宝玉的面哭哭啼啼,意思是怨宝玉偏了宝钗,冷落了她。宝玉一时性急,解释不通反而越发焦躁。“好妹妹,我晓得你俩私下称得上好姐妹,那是头一次见,把她照料好了,就是对你好不是?再说,我俩好的已不止一年半载了,知心知腹的知己是有的,你挑我这些,难不成是故意往外推我嘛?你俩好是好,我私下也当她是我的人了,你怎么好说我偏了她?”  黛玉鞭挞他道:“你倒是拿自己不当外人,谁是你知己了,谁是你的人?你到给我说说,我知你什么,我懂得你什么来着了?”  宝玉实在哄不过,随她使性子就是了。“随你怎么说,以后我不与她来往,也用不着去那鬼地方吃什么奶,品什么茶。我发了誓,你该得意了吧?”  黛玉假装不依不饶,但私下已消了气。“那鬼地方碍着你什么事了?你当我不晓得,是你的心有问题,别拿那鬼地方做幌子混过去。”宝玉自知黛玉的小性子难缠,不解释也罢,免得生分了不好。任她怎么责怪,他干脆闭嘴不吭声。  俩冤家正闹得不可开交,一方同僚约宝玉和黛玉在外吃酒。黛玉晓得一女子单独外出,难不成会惹人闲话,于途中约出宝钗一同前往。黛玉留意那龙飞凤舞的牌匾,“翰林香园”是当下得势的官家所设,这官家又常与文人墨客来往甚密,难不成是借仕途的势利,收刮民财。黛玉原本就愤世嫉俗,这会子讥讽地冷笑一声,便挽住宝钗,与宝玉同往。  三人见雅舍内已做满同僚,只剩三把交椅留与宝玉三人。宝玉自然深受同僚钦佩的上宾,几张热脸贴去,巴不得沾上宝玉的光。再说宝钗平日里,早与他们混得烂熟,这会子与宝玉一同被抬举得高高在上,倒显得黛玉没了人气,恰恰又被冷落着。黛玉也不大关注俗人俗套,一双灵慧的眸子尾随侍者进进出出,眼波也着实去了大厅。茶色柔质落地窗幔形似几朵浮云,弧一样地浮在各处玻璃窗前,把个厅内有钱人,以及那些堪称官宦名流得意的气儿围拢一团,形似厚重且奢华的龙腾图,好不气派。厅的左侧是吧台,右侧一角设有葱绿红花,小桥流水,木质围栏呈示古文化的品茗。越过几盆观音竹与非洲茉莉,有几步之遥的距离,便可赏到游鱼戏水,水声潺潺,令人悠然自得。黛玉想必是已“暗香疏影”来点染无限风光。黛玉闲散地收回视线,眼前瞧见如同骷髅脸的同僚们,各个虚张声势,令她顿时生厌。她时下又后悔了,不如不来的好些。  宝钗倒是不留意所谓的龙图腾之类,观景不如观人更实际些。黛玉侧目静观,那自称有名的画匠到是长一只撩人的鹰勾鼻,在一旁堂而皇之地恭维宝钗。宝钗书画明是初学水准,硬表她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黛玉听不惯,瞧他愈发地伪好人起来。那人不如意的相貌难不成是自然灾害所致,谁摊上谁倒霉,可要是一旦学了和珅之败类,怕是需要赈灾了。黛玉别说是捧谁了,就是发表观点,她都懒得梳理这些见风使舵的同僚。她一面静观其变,一面讥笑。  难不成是几把风扇大开着,宝钗已被吹得飘飘欲仙,不想感冒也差不离了。“艺技不是磨洋工,也不许困扁头,想热大头昏是不可立足的,对不啦?艺术是人类内心美的一个点,是难以控制也难以讲出的物件,这种物件是灵魂,是生长在人类骨髓的物件。一经被挖掘,释放的东西令人超然物外,伊说对不啦?”宝钗特有的沪县口音,让同僚愈发地欢喜。  鹰钩鼻画匠道:“所言极是,宝钗可谓是当今才女,能歌善舞,能书能画,无一不通,无一不晓,又是衙门里的女先生,往后难不成是一介名匠。宝钗,今儿要痛痛快快地吃酒。”当下便为宝钗斟满一杯酒。宝钗说是说,做是做,每有人劝酒,她着实是把握分寸,不吃就是不吃,谁劝也没折。怪宝钗隐藏太深,众人纷纷来劝,也试探不出宝钗的酒量。鹰钩鼻又劝道:“在座都是同僚,妹妹光说不练,反到不实诚了。难得同僚小聚,吃一点酒醉一回无妨。”  宝钗仍然收骨头,起花头。“黛玉妹妹是晓得侬的,侬真是不能吃酒的啦!”众人不依她推三阻四的不吃酒,干脆要她不吃不行。宝钗自知牵丝扳藤也躲不过,只好牵强道:“侬吃酒也是半吊子,不吃则罢,一吃就晕。同僚今儿不放侬的,不如叫妹妹来陪,伊看好不啦?”众人把眼光投到黛玉手上的酒杯。 共 983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龟头炎
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特发性癫痫治疗指南

猜你喜欢

野马4 处事艰辛 日曦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宁夏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宁夏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宁夏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广州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深圳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福州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泉州眼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骨科医院 漳州外科医院哪家好 漳州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漳州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漳州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南平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南平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南平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南平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宁波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龙岩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龙岩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宁德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宁德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温州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宁德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宁德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温州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温州有哪些全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宁德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宁德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宁德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太原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嘉兴有哪些感染内科医院 太原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太原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湖州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大同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湖州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湖州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朔州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临汾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临汾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铜川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黄冈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榆林眼底医院哪家好 恩施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恩施有哪些眼科医院 商洛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有哪些动脉导管未闭医院 商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商洛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商洛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南昌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南昌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景德镇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景德镇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景德镇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有哪些感染内科医院 景德镇眼科医院哪家好 景德镇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天门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绵阳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绵阳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绵阳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张家口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兰州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口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承德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兰州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承德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金昌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金昌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白银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沧州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白银儿科医院哪家好 沧州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