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雀巢】异闻之摄魂鲛(小说)_a

时间:2020-01-17 00:04:1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年后初春,万物复苏。

“峰儿,你,当真要北上去寻离儿?”陈夫人帮忙将物件搁在马背上,陈峰理了理怀中盘缠。

翻身上马,拜别娘亲:“娘,离儿身有伤,她离去已有一月,至今未有信,君上命我前去寻她,放心,不出月余就归,娘在家安心就好。”

受了君命,陈夫人自然不好再言语,倚门望儿离去。

一路北上,又是寒冬行路,番离在北望镇逗留已半月,小镇位于大靖边陲,再向北,便是北疆境界,此处群山连绵,关隘狭长,是守疆得天独厚之地。

有信表明风舜曾在北望镇出现过,后失去踪迹,来回寻得几次,人未寻着,倒是让那蛊毒引起风寒,让人难受,托小二哥去医馆抓几副药。

大夫心细,知番离是个女子,下手药效甚慢,番离吃几剂,才醒了力气,得一日天气不错,去往后山,找几个冬眠的毒长虫,用暖炉烘醒,取刀放血,直饮而尽,借以压住蛊毒。

店里小二哥看的两眼发直,放了血的长虫,倒是好东西,一锅炖了,吃的人热气沸腾。番离住店的时日,小二天天磨叽着要拜其为师,不堪其扰。

这日,番离正在房中调息,小二哥敲门:“女侠,今日老板娘熬了牛骨汤,我给你端了些来。”

打开门,小二哥一脸涎笑端着汤盅,番离让进来,放下汤,小二哥不急着走,上前忙不停的献殷勤擦桌子:“女侠,收我为徒的事,考虑的怎样?”

房中简洁,番离坐在桌边,心中暗叹:莫非在清水巷呆些时日,竟对这样的纠缠之人不似以往讨厌?

“你要学武做何用?”

听得番离问话,小二哥跪了下来:“女侠,小的学武想回乡救心儿。”

“心儿?你心上人?”

小二原是月山镇人,与镇上姑娘心儿有盟誓之约。提起心儿,他先有些羞涩,转而愤慨:“心儿原与我已定终身,我来此做工,就是想多攒些银两好娶心儿,本定好今年初春结亲,谁知,谁知……”

小二哥哽咽起来:“前些时我得假回乡,却发现,心儿被镇上王财主强抢上门了!我寻上前去要人,倒被乱打了一顿!”

“强抢?报官就行。”

“姑娘说的轻巧,那心儿的父母收了银两的!官府不认,说是下聘为证,又将我一顿好打。”

番离叹口气:“世间情深缘浅,也许只是命而已。”

“胡说,心儿不愿嫁那王八财主的!”

番离眉头挑了下眉:“哦?那你说你想怎么办?习好武去抢心儿么?等你学成,心儿姑娘未必能等。”

小二哥泄气,眼神呆滞:“我也知道,可心有不甘,那财主仗势欺人。”小二略一沉思,“哦,对了,话说这财主原本不过是个小户,也就这几月,忽的财气空涨,加了宅院,攀了官衙,人硬气许多,还有,官衙还派了人手帮忙护宅,我总觉得这财气来的不正。镇上人传言,说那财主占了铁矿。”

“铁矿?”番离心头一跳,“铁矿可是要上表天子,收为国用,私自开釆,是灭门之罪。”

“这山高天子远的,他怎知?不是没可能,不过,我好奇的是,若是挖矿得需不少人手,但镇上未曾见来外人啊?小小月山镇能干这休力活的可不多,也没听说谁去呀?”

牛骨汤没喝成,番离让小二哥收了包袱,牵马去了月山镇。

月山镇离北望镇不远,半天脚力功夫就到,小二哥一路带头,直至暮色将至,才见到镇角。

一进月山镇,番离甚感异样,那镇上虽说人来人往,行坐吃穿无异常,面色却似痴似傻。

小二哥也摸摸头不解,入得院中,一老妪正忙着做晚食。

小二哥上前搭手:“娘,我来,你歇着。”老妪没有说话,转身进了房,未曾看番离一眼。

番离出门转了两圈,回屋时,饭菜已上桌,小二哥招呼番离入座。

都是农家,饭食简单,番离刚坐下,只见那老妪以常人不及之势,夺碗盛菜,狼吞虎咽,完全不似年过半百之人,莫说小二哥,连番离也惊的忘了端碗。老妪吃完饭食,直接回房不再理会他二人。

小二哥回过神,满脸歉意:“女侠,这,这,平日我娘不是这样,上次我回来也觉得有异,但如今看来似魔怔一般,也不知是否得了什么癔症。”

番离想起刚才出去所见问小二:“这镇上有宵禁么?”

“从没听说。”

“那为何都早早都闭了门户?还未夜尽,外面早已没了人迹。”

小二哥跑出门去,满脸诧异的回来:“当真没人啊。”

番离又起身出门朝街上走,小二哥连连跟着。

寒风凌烈,小二哥不知是冻得哆嗦,还是怕得发抖。

夜色漆黑,万物寂静,愰惚间有人骑着大马沿街而入,马蹄声声,番离示意小二哥一并躲入暗处,远远望去,那马背上人影似有相识,沉了下心思,盘手做哨,吹出一长一短两声,小二哥暗叫不好:这女侠倚仗自身会功夫呢,还吹哨引来那马匹,也不知马背上是人是鬼,这黑夜里到这小山镇转悠,怕也不是什么好人!

眼见马直奔番离而来,到了眼着住了蹄,马背上翻下一人,声声惊喜:“离儿,真的是你!”原来,来者陈峰。

三人一同回屋,小二哥上茶陪坐。

“离儿,你这一路走的让人好找。”

“你寻我何事?”

原本陈峰满心欣喜,一路寻来,几次都不得知番离落身之处,唯恐与之错身,后因君上提醒,那白吏大人去了大靖与北疆边境,才得以寻至北望镇,来此月山镇,幸得客栈老板指路。

只是番离以为又有公事相托,倒让陈峰收了心思,转天子嘱咐:“君上知离儿来北望镇,恐将有用兵力一时,所以让我送兵符给你。”

番离看见陈峰脸有绯色,心息微动,提起茶杯饮水,却不知杯中无茶,叹息一声,放了茶杯说道:“兵符你先收着,今夜倒是有事要查。”

小二哥心惊:“女侠,你莫不是又想出去?这天冷夜黑,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

话语未落,番离隐隐中听见远处传来一丝荒糜之音,似人声,似鸟鸣,又或是其他。

陈峰正问小二哥何事惧怕,却不想被番离击中穴脉,浑身动弹不得,只是脑中听来那一阵鸣音,让人想挣了束缚,随声而去。小二哥更痴,听了鸣音就往外走,已无刚才惧怕模样,番离提手劈向其后颈,让他瘫软在地。

魔音似轻似急,如鸣如泣,番离在街中寻回几次,皆不得要领,不知音从何来。

街中门户陆续有人出,不声不响,无需挑灯,个个都如同有鸮眼一般,往后山走去。

番离上前查看,只见一老汉身形佝偻,摸索前行:“大爷,您这是去何处?”老汉不理番离,绕过继续行走,心叹有异,欲伸手阻拦,未曾想这花甲老汉竟力大无比,甩了番离,朝前飞奔。

魔音时高时低,声声紧急,番离用气息护了心神,抵住这魔音惑人,音声渐平缓,平了气,再看四周,已无半分人影,恍如适才情形如阴世。

提身回屋,陈峰姿势怪异的躺在地上,看见番离连连呼叫:“离儿,快来解穴。”

番离上前解了穴问道:“你如何躺下了?”

“莫提,刚才被你镇了穴,不得动弹,谁知那屋内老妪出来,嫌碍路,一声不吭就将我撂翻在地,这山镇乡民吃的什么?力气如此之大?”陈峰起身动了下筋骨,此番摔的不轻。

番离上前将小二哥叫醒:“你母亲以往可有夜游症?”

小二哥悠悠醒转:“那倒没有,你为此问?”回过神,急急冲进房中,飞快转身出来:“女侠,我娘不见了!”

“不止你娘,镇上其他乡邻也都不见了。”小二哥满是惊恐,陈峰一脸茫然,待听的番离所说,二人面色凛冽阴沉,却也不知做何解。

“说来道去,就是那怪音惑人。”陈峰说道。

番离点点头,眉间紧皱:“我实在不知那魔音是何物发出,就好似天地间传来一般,原想跟了村民前去,但被魔音扰了心神,唯有止步。”

小二哥有点摸不着头脑:“你们说的什么声音?我怎没听见?”

陈峰笑了笑:“你晕了,所以没听见。”

三人重新上街,初月已被云遮,街上薄雾弥漫,莫说番离,连小二哥都有点找不着门路,终寻了前处有一丝灯火,走到眼前才发现,原来是王财主的宅院。

小二哥看着有气,想上前踢门,被陈峰拦住:“离儿,好生奇怪,镇子户户闭灯,唯有这家宅院亮着,难道与此怪事有关?”

番离踱步至墙角,正欲提身上墙,忽听得墙内一阵狂犬鸣吠,声声紧迫,宅中护院捉了棍棒开门出来,四下张望,番离与陈峰早已提了小二哥躲在树中,枝叶繁茂,又是夜黑,护院周遭走了一圈,没发现异常,倒是那大犬鼻灵敏,直冲树上狂叫,护院欲上前查看,小二哥情急之中,扯了嗓子,发出几声猫叫,护院听得转身,给了大犬一脚:“狗东西,一只猫而已。”

有人招呼护院:“可有异常?”

“就是一只野猫,引得犬吠,无事。”

“无事就好,我去禀了老爷。”

“使得,这个时辰,镇上哪会有人,嘻嘻。”关了门,那二人各自回屋。

倒是这树上三人松了口气,陆续下的树来,番离转身就走,陈峰和小二哥赶紧跟上。

番离问小二哥:“你说的抢心儿姑娘的,可是这户人家?”小二哥点头。

都说了是个财主,可小二哥实在言不清这财主是做何生财,追寻以往,也不过就是个富足人家,有一日,置了老宅旁边的宅院,扩了进去,小二哥曾摸过墙头,那宅子原就是依山而建,又做了假山亭院,嵌池种林,就小二哥话说:风景不错。

这么个财主,莫非夜里在家中挖黄金么?若是真如有小二哥怀疑,私挖铁矿,却又如何不让人知,如何挖这矿出山?

“要不持了那令牌,去宅中问话?”陈峰心直口快。

番离摇摇头:“不可,且不说私釆铁矿是死罪,他定做了应对之策,再者你那令牌在这北荒之地,谁人识得?如一废木有何异?”

小二哥在家中翻找马灯,取了火,欲往外走。

陈峰上前拦住:“刚才还怕上街,现在又要出去?”

“我要去找我娘,这天寒地冻的,她一把年纪如何受的住。”小二哥两眼含泪,挣脱着往前,陈峰拉扯不过,只得一掌劈晕,拖进屋内,刚要开口,那魔音又起,慌忙与番离护了穴脉,提了气,冲入街中。

街景如旧,只是街头有人悄无声息的往前行,原来是适才外出的乡邻,现在又不言不语的回了各自屋中,番离细细瞧着,大都不似刚才那般有力,动作随魔音牵引,进屋关门,一气呵成,只是看来如同脱了生魂的阎殿鬼魅。

陈峰未见过此景,只是说不出话,悄然的站在番离身前,怕那些失了魂的主会突然跳过来。

待重归平静,回了屋,老妪已在房中,衣着寒露沾衣,双手有泥,像是做了重活,进屋倒床便睡,番离牵了衣角轻闻,眉间紧锁。

“离儿,你怎会来月山镇?”

“北疆与大靖不合已久,前些时,北疆派了使者,说要大靖画五座城池赠与,否则,兵戎相见。”

陈峰听着有气:“这北蛮子真是蛮人,异想天开!”

“探子回报,北疆近日整了军马,起了一队铁骑,长矛铁盾,甚至是盔甲,都是全新打造,北疆本就无铁矿,铁器极为珍贵,突然得了这么大批,不得不让人生疑。”

“那是白吏大人做的事?”陈峰小心问道。番离拨了下油灯:“师姐虽好生事端,但,我怀疑天子城中有异心人。”

天瑶苑里华灯一盏,玉姫倚软榻假寐,风从窗棱里吹了过来,引得灯火一阵乱舞。玉姫睁开眼,眼前已多了个黑衣女子,周遭的侍女早已回了房,偌大的屋子,显的冷清。

“娘娘,我代王上多谢您,没您相助,那铁骑兵无法得成。”

黑衣人伸手施的江湖礼节,玉姫看在眼里,轻蔑的笑了笑:“都是你取我得,互相利用,谈什么‘谢’字。”

黑衣人上前一步,捉紧手中短匕:“娘娘,我家王上还有事告知,望娘娘能劝动那人亲征。”

玉姫看着她手中短匕,挑了下眉眼:“你在威胁我?呵呵!”

黑衣女子退了三步,跪拜在地:“不敢,望娘娘莫生气,我只是怕隔墙有耳。”

玉姫起了身来,轻轻的拂了下华服:“你家王应该明白,那人已不是从前,亲不亲征,我没那个本事,倒是那之前应我的事,能做到就足矣。”

“放心娘娘,我家王上是言信之人,只是,听闻近期黑吏大人去了北望镇,不知会否察觉那铁矿之事。”

玉姫依旧淡然:“知不知道看能耐,她若知道了那也是你们的事,与我何干?”

黑衣女子原想讨个应对之策,却不想玉姫面色如水,只得从再那窗中翻走,去回主子话。

次日黄昏,番离外出,捉了一物件而归,那物件似蛇,细看又不是蛇,混体黄褐,吐着涎水,灵动十足。

小二哥将老妪房门用木板挡住,看见番离手中的东西很是诧异:“女侠,你是何物?”

陈峰凑上前细瞅:“莫非是望月鳝?”

番离眉色赞许:“不错,正是。”

小二哥伸手欲接:“那是要烧段,还是炖汤?”

陈峰哈哈大笑,番离摇头:“此物剧毒,不得吃,因月中望天,所以称望月鳝,现天气寒冷,还未出洞,得它可费了些时力。”

听闻有毒,小二哥连连后退,陈峰有些怪责:“你去捉这东西也不叫我?”

“此物怕惊,性寒,等下取碗过来放血,将血封至耳后,可暂得失听。”

共 664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受君之命的陈峰告别母亲陈夫人寻找一女子番离,番离来到北疆境界偶遇店小二,被告知他的多年女友心儿被镇上王财主强抢走了,想让番离收他为徒救自己的心上人。并告诉她王财主原本不过是个小户,有人传言说那财主占了铁矿。番离心头一跳,“铁矿可是要上表天子,收为国用,私自开釆,是灭门之罪。”番离让小二收了包袱,牵马去了月山镇。一进月山镇,番离甚感异样,巧的是在这里碰到了前来寻找她的陈峰,为搞相,番离麻倒了陈峰和店小二,独子一人看个究竟,发现镇上其他乡邻也都不见了,而且所遇之人都力大无比。番离还发现王财主宅院池中是一女子,乌发盘身,泅渡功力了得,她想靠岸,却不得已,唯有不停吟唱,神色凄惨,原来魔音至这女子口中发出,在这里无意中碰到了师姐风舜并告诉番离“你已中了情人蛊,此毒未清,华帝没给你解药?”“所以这月山镇的铁矿是被人釆挖偷运去了北疆?”番离明白了这一切。鲛人已死,魔音不再,乡邻复了心智,番离提笔书信天子,命陈峰带回如有战事,万万不可亲征!作者笔法老道,虽是传奇小说却写的引人入胜非常耐看,把传奇故事写的有声有色。倾情推荐阅读。编辑:闲妹

1 楼 文友: 2016-12-14 1 : 2: 5 离奇的故事,让人有种期待,不知道格格的下部还魂汤有那些精彩。

2 楼 文友: 2016-12-14 17:25:16 好奇格格一边带着孩子一边怎么能想象这些血腥变态的事呢?好分裂啊,哈哈

 楼 文友: 2016-12-14 21:12:24 加油,格格!期待你的故事早日改编成网剧哦!

4 楼 文友: 2016-12-14 21:50: 6 鲛人?赶紧求助百度

首先,一般人们熟悉的是西方人鱼形象,源自德国传说及诗歌中常提及的美丽人鱼罗蕾莱。她经常会在天色昏暗不明的时候出现在莱茵河畔,用她冷艳凄美的外表以及哀怨动人的歌声,迷惑过往的船夫,使其分心而失去方向,沉入河底。

其实,在中国古的博物志《山海经:海内南经》当中如此记载着: 伯虑国、离耳国、雕题国、北朐国,皆郁水南。注:离耳,锼离其耳分令下垂以为饰,即儋耳也,在朱崖海渚中;雕题,黥涅其面,画体为鳞采,即鲛人也。 ,其中的鲛人外表是人头鱼身,长着四只脚的鱼,后来传到了日本,成为人鱼原始的形象。山海经里还有些描述看起来像是形容山椒鱼、大鲵(娃娃鱼)、鳗鱼、鲶鱼之类的水中生物,长得像人形,全身披覆著鳞片,感觉上比较接近人和动物的混合体。在西汉司马迁所著之《史记卷六 秦始皇本纪第六》中,有关于 人鱼 的记载,其中提到: 始皇初即位,穿治郦山,及并天下,天下徒送诣七十余万人,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令匠作机弩矢,有所穿近者辄射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 刘宋时裴骃所著之《集解》引述自古对于 人鱼 的解释为: 徐广曰: 人鱼似□,四脚。 正义广志云: 鱼声如小儿啼,有四足,形如鳢,可以治牛,出伊水。 异物志云: 人鱼似人形,长尺余。不堪食。皮利于鲛鱼,锯材木入。项上有小穿,气从中出。秦始皇冢中以人鱼膏为烛,即此鱼也。出东海中,今台州有之。 按:今帝王用漆灯冢中,则火不灭。 (按:□为古籍漏字。) 鳢 是一种鱼类的名称,在现今台湾阳明山国家公园内,仍然有 七星鳢 、 月鳢 等品种,表面滑溜,喜欢栖息在河流、池塘或是沼泽中。

和人鱼相似的还有希腊神话中半鱼半人的海妖塞壬(Sirens)。她总是出现在狂风暴雨的海上,在岸边唱着凄美动人的歌声,媚惑往返海上的水手,使他们所驾驶的船,不由自主地驶向岸边的礁石,撞个粉碎。希腊英雄奥德修斯(Odysseus)在航经该海域时,接受女巫瑟西(Circe)的建议,让船员紧紧地塞住耳朵,以避免听到那惑人的歌声,又将没有塞住耳朵的自己紧紧绑在船桅上,以免受到蛊惑而发狂。

于是发现,格格是把中国的鲛人与西方的美人鱼和海妖的故事做了嫁接,又与异闻系列无缝对接,不得不为格格喝彩,真正奇女子啊!

引人入胜的异闻,有血腥,有阴谋,更有人性的善良与智慧在发酵,善与恶的交锋在奇异甚至诡异的故事里刺刀见红。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5 楼 文友: 2016-12-15 08:27:17 在你的笔下,故事总是那么吸引人,文笔流畅,作品精彩,真是奇女子写传奇啊! 做一张有字的纸,努力让上边的字有价值,因为纸寿千年。

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调理
小儿手足口病该怎治
小孩积食吃什么药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