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杀破狼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1:15:1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月儿,我今天又有任务了,不能陪你了。”秦风歉意的说道。  默然了半晌,电话那端常月的声音才平静的说道:“好的,你忙吧。”  “事出突然,紧急任务,真的很对不起。”秦风解释道。  “我知道,你们的工作很多偶然因素,我理解,我没事,你放心,去忙你的吧。”常月的声音依然淡淡的。  秦风一阵内疚,是啊,自己陪常月的时间总是很少,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因一个电话匆匆而去,弃她于不顾,她会如何想?  常月在一家杂志编辑部工作,她气质高雅,温柔恬淡,是秦风一见倾心的那种女孩。跟大多数的文学爱好者一样,常月有着一颗平静而又渴望浪漫的心,秦风知道,常月很盼望他们两人能像所有的情侣一样,花前月下,相依相偎,情深款款的互诉衷肠。可自己……秦风摇摇头,唉,总之下次绝不可以再失约于她了。  市公安局二楼刑侦大队会议室。秦风环视了众人一眼,说道:“接到线人消息,今晚贩毒团伙毒狼帮二头目胖三会在市区艳菲歌舞厅进行毒品交易,近段时间毒狼帮气焰日益猖獗,已成为危害本市的一颗毒瘤,市局下令,这次一定要人赃并获,再顺藤摸瓜,审出他们的老巢所在,一举歼灭。毒狼帮徒个个穷凶极恶,大家要做好打硬战的准备,有信心吗?”众人齐声应是,副队长老王燃着了一支烟,微皱了一下眉。秦风续道:“老王,你带领几个兄弟乔装成顾客混进去,伺机待命,到时里应外合,记住,千万不要打草惊蛇!”老王吸了一口烟,点了点头。秦风接着道:“剩下的人跟我守住前后门,记住保持联络,注意安全,好,行动吧!”  胖三惶惶如丧家之犬一般向艳菲歌舞厅后门窜去,心里犹在纳闷,警方怎会如此准确的把握到自己交易的地点和时间呢,恰恰在自己交货的当口破门而入,害的自己如此狼狈,财货两空,回去后可如何向老大交待,依老大的性子,非把自己大卸八块不可。  踹开后门,外边一片静寂,胖三心下窃喜。正要趁夜色溜之大吉时,“砰”的一声枪响震彻夜空,刹那间警灯的霓虹骤亮流转,耀眼夺目,强力探照灯的光芒直射过来,照的胖三纤毫毕现,无所遁形。胖三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一把声音响起道:“胖三,你的末日到了!”胖三勉力按下剧烈跳动的心,定睛看去。只见耀眼的光芒中,刑侦大队长秦风排众而出,威风凛凛,状若天神,手中黑洞洞的枪口直指自己。胖三一声长叹,只觉万念俱灰,终于忍不住瘫倒在地。  “叮咚!叮咚!”门铃连响数声,方林兀自沉思不觉,老婆晓红从厨房出来向门口走去,埋怨道:“耳朵聋了!门铃响也听不见?”方林心不在焉,依然未作一声。一会后,晓红端着个纸箱走过来,纳闷道:“谁给你寄的东西,挺沉的啊。喂!还发呆?”方林如梦初醒,接过纸箱放到桌上。纸箱很普通,方林边拆边想到,是谁寄的箱子,里面又会是什么东西呢?难道是……想到这里,他已经打开了箱子,只听“嘀”的一声细响,赫然入目的是一块显示器,上面红色的数字迅速的由十跳到了零。方林尚未做出任何反应,剧烈的爆炸瞬间发生,烈焰气浪冲天而起,强大的冲击波刹那间把整栋房屋化为一片废墟。  秦风呆呆的立在已被夷为平地的房屋废墟之中,心内的气愤和悲痛无以复加。这是两年内牺牲的第三位同事了,当初队里安排他们做卧底,这该是多么艰巨的任务,又该付出多大的勇气和足够的智慧,同事们义不容辞的接受了任务,可往往在只初步取得犯罪份子信任,刚能提供有价值的情报时身份就被暴露而惨遭杀害,给警队造成了无可弥补的重创。怎会如此之巧呢?知道他们卧底身份的人并不多,秦风隐隐觉得己方内部出现了叛徒,该是清理整顿的时候了。  会议室内,秦风皱了皱眉说道:“胖三嘴硬的很,拒不交代,他自知罪大恶极,只求速死。现在案件再难突破,我们兵分两路,一路由我负责继续审讯胖三,务求取得进展。另一路由老王负责,侦破手头上的其他案子,好了,先这样吧,散会!”众人纷纷起立走开,副队长老王眉头略展,神情逸出了一丝微不可察的轻松。秦风敏锐的把老王的变化尽收眼内,心下暗叹,未发一言的步出室外。  楼顶天台,老王拿出手机,拨通后按捺不住的兴奋道:“老高,暂时没什么事了,胖三没有交代,也不敢交代,我把你的话转告给他了。嗯,放心,秦风没什么招了。嗯,我现在负责其他案子了,我会密切关注秦风的动向,一有动静我会立刻通知你的,你放心,好,好,再联络。”挂掉电话,老王一脸的轻松,情不自禁的吹了一声口哨。哨声刚毕,背后一个声音传来道:“老王,你太令我失望了,没想到你竟会是内鬼。”老王闻言剧震,不能置信的转过身来。面前站着一脸严肃的秦风和一众同事,顿时,他呆若木鸡。  “老王,我一向敬重你,你为何要这么做?”秦风心痛的问道。老王的面色由黄转白,再由白转红,额头迅速沁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半晌,他悲笑道:“我为何要这么做?我怎么知道我会这么做!这么多年了,我只做到了一个区区的刑侦副队长,还要屈居在你这个毛头小子之下,你凭什么?”他感到压抑的很,禁不住喘了口气,又道:“左剑跟我一同进入警局,他却轻易的提拔到了副局长,他又做过什么?而我,拼死拼活却受尽颐指气使,我不忿,更不甘心!”  秦风想起方林,心里一阵难受。落寞的问道:“就为了这个?”老王再一阵苦笑,道:“刘队死后,我以为我可以提大队长了,可结果怎么样?我只做了一段时间的代理大队,左剑一死,你立刻升任了大队长,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没有?”他忽的一把拉开衣襟,露出胸口的刀枪疤痕,继续道:“这些年我为警队出生入死,破过多少案子,立过多少功,受过多少次伤,有目共睹,可我得到了什么?难道我就该一声不响的继续忍受下去?不,我受够了!”  “住嘴!”秦风一声怒喝,宛如晴空霹雳,震得老王一个哆嗦,他茫然看着秦风。“你只考虑到你自己的感受,可你为死去的同事考虑过没有!方林夫妻二人因为你的出卖而枉送了性命,尸骨无存,只留下了一个三岁大的儿子,你设身处地,于心何忍?”秦风义正辞严,“弟兄们个个出生入死,谁不劳苦功高,谁心里会没有想法?但既然做了警察,就该任劳任怨无私为公,一心维护社会安定。可是你,身为警方骨干,却目无党纪国法,与犯罪团伙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你扪心自问,对得起身上穿的这身警服吗?对得起人民群众的信任期望吗?对得起牺牲的同事吗?你只考虑自己的感受,只想着自己的待遇,却不想你是杀害自己兄弟的刽子手,更是警方的败类,我以与你共事为耻!”  秦风怒不可遏的话连珠炮般轰向老王,老王心里一时间万般滋味翻涌。他望向秦风,秦风正义凛然,怒火未平,再望向秦风背后的同事,众人均冷冷的看着他,一脸的鄙夷。刹那间老王只觉理屈辞穷,一时哑口无言,颓然垂下了头。  毒狼帮大头目高天舒服的俯卧在柔软的床上,身上只披着一块大浴巾,一个妖艳半裸的女人正在给他按摩。高天惬意的享受着,燃着了一支雪茄,烟雾迷蒙中,他半眯着眼,心里盘算着如何能把受到的损失弥补回来。  “嘭”的一声,门忽然被撞了开来,一个人影扑了进来。高天不假思索,顺手拿起床头的武器转手就是一枪。“啊”的一声惨叫,来人滚倒在地,高天迅速起身,细看下原来是自己的手下阿东。他脸色一沉道:“你想死吗?我说了多少次了不禀报不准进来!”阿东脸色惨白,痛苦的道:“不……不好了,老大。警……方已把我们包围,攻进来了!”高天大吃一惊,“怎会这样?”阿东又道:“他们如神兵天降,神不知鬼不觉就摸了进来,我们弟兄毫无防备,已大半被擒了。”高天目眦欲裂,一声怒嘶,“狗日的王敬宗,你敢骗老子!”  “报告秦队,所有地方都搜遍了,还是没有发现高天的踪迹!”一个警员道。秦风微一皱眉,“他应该逃不远的,命令兄弟们仔细搜索,注意安全!”“是!”警员领命而去。秦风正思索间,手中的对讲机响了起来:“秦队,秦队,发现高天所在,他现在楼下停车场,我们已将他包围,只是……”“只是什么?”秦风先喜后惊,忙问道。“只是他劫持了我们一名兄弟作人质,现正在对峙中!”秦风心里一沉,“好,我马上过去!”  片刻后,秦风赶到了停车场。在重重的警员包围中,高天头发凌乱,面目狰狞,正持枪胁持着一名巡警退缩在墙角作垂死的挣扎。秦风缓步走了过去,高天心有灵犀般转头,眼光罩定秦风。秦风冷冷的道:“高天,你逃不掉的。”高天眼中凶相毕露,狠狠的道:“秦风!你屡次坏我好事,为何非要把我逼上绝路!”秦风一声冷笑,双目神光电射,直刺高天,“你贩毒扰民,伤天害理,收买警员,无恶不作,须知天不藏奸,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迟早无路可逃,注定要被绳之以法!”高天狞笑一声,恨道:“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们好受!”说完枪口使劲顶了顶身前巡警的太阳穴。  “秦队,别管我!抓住这个败类!”被挟持的巡警冲口说道。话音未完,“砰”的一声枪响,巡警一声惨叫,鲜血自大腿处涌了出来。“给我闭嘴,放老实点!”高天重又把枪指向了巡警的太阳穴。  “高天!”秦风怒吼道。高天一把扯开胸前衣服,露出绑在身上的定时炸弹,疯狂的叫嚣道:“老子怕什么!总归一死,大不了同归于尽!”他双眼血红,脸上的横肉颤抖不停,神情像极了一只穷途末路的噬血凶狼。  秦风平静的命令道:“大家退后。”他看了一眼神情痛苦的巡警,又说道:“高天,他已经受了伤,你挟持着他也行动不便,你的目的无非是逃命,这样吧,你放了他,我来当你的人质如何?”高天眼珠一转,略一思索,道:“好!你扔下枪,慢慢走过来!”后退的警员齐声叫道:“秦队!”秦风摆了摆手,扔掉手枪,留意看了一下高天身边的环境,缓缓走了过去。  走到高天身边,秦风直视着他道:“你可以放开他了。”高天一声狞笑,说道:“秦风,想过你也有今天吗?”说着他一把推开巡警,伸手就来抓秦风。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秦风忽的一声暴喝,震彻全场。高天明显一楞,秦风早有准备,他迅速挡开高天抓来的手,闪电般擒住了他持枪的手腕。高天后悔已晚,他瞬间知道大势已去,狂叫一声:“一起死吧!”伸手按动了定时炸弹。秦风再一声大喝:“全都趴下!”他猛的将高天摔向墙角,紧跟着向后疾退,一把拖住受伤的巡警,全力朝旁边近的一辆汽车后滚去。  “轰”的一声巨响,高天立身处一团烈焰爆闪开来,血雨四溅横飞。这罪大恶极的贩毒头子终至粉身碎骨,瞬间一命归天。  两个孩子嬉笑着从身边奔向草地,活泼而又天真,后面的一对夫妇慢慢跟着,含笑看着。不远处的草坪上一对年轻的情侣互相依偎着,亲昵的说着话儿,不时的发出几声会心的轻笑。独自坐在长椅上的常月看着这些,情不自禁的想起了跟秦风初次的书店邂逅,那英俊的脸庞,爽朗的笑容,清澈的眼神如大海般深情温柔,不经意间就深深打动了自己的芳心。尤其是秦风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正义而阳光的慑人气质,更是令她心醉不已。从那刻起,常月就坚信自己找到了梦中的白马王子,可残酷的现实跟自己期待的浪漫生活是那样的大相径庭,他总是那么忙,很忙,忙的经常让自己的心空落落的,忙的有时甚至会让自己以为没有他这个男朋友,从来就不曾有过。  常月幽幽的叹了口气,他会来的,这次他一定会来的。她强迫自己坚定这种想法,虽然毫无任何的理由。  正黯然间,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温柔的响起道:“月儿。”常月欣喜回头,只见衣衫不整的秦风微笑的站在面前,落魄不堪,仿佛由地狱重返人间的游魂。  “我来了,我说了会来,我就一定会来,这次,我不能失约。”秦风一本正经的说道。说完灰黑的脸上再次绽出了阳光般的笑容。   共 448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囊肿的诊断
昆明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癫痫病的发病症状都有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宁夏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宁夏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宁夏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广州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深圳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福州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泉州眼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骨科医院 漳州外科医院哪家好 漳州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漳州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漳州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南平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南平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南平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南平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宁波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龙岩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龙岩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宁德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宁德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温州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宁德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宁德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温州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温州有哪些全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宁德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宁德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宁德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太原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嘉兴有哪些感染内科医院 太原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太原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湖州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大同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湖州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湖州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朔州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临汾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临汾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铜川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黄冈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榆林眼底医院哪家好 恩施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恩施有哪些眼科医院 商洛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有哪些动脉导管未闭医院 商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商洛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商洛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南昌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南昌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景德镇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景德镇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景德镇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有哪些感染内科医院 景德镇眼科医院哪家好 景德镇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天门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绵阳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绵阳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绵阳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张家口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兰州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口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承德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兰州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承德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金昌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金昌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白银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沧州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白银儿科医院哪家好 沧州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